您的位置:不凡阅读网>《从未想当官的石更》石更石青山全文在线试读

《从未想当官的石更》石更石青山全文在线试读

来源:zsy 发布时间:2022-01-14 13:28:37 作者:不否
喜欢《从未想当官的石更》的朋友可以看到作者不否的内心世界,不否的思维总是那样的跳跃,在字节之间来回跳动的灵感让人眼前一亮,不否为大家描绘了一个神奇而美丽的世界,容欢笔下的人物石更石青山栩栩如生,充满了独特的魅力,《从未想当官的石更》从未想过当官的石更,因为一次就医而改变命运轨迹,踏入了官场。他的政治生涯始于女人,最终身居高位也得力于女人,在他升迁的背后,有一串女人的影子。可是在波诡云谲,尔虞我诈的官场,想往上爬只走夫人路线,而没有过人的胆识与谋略是绝对不行的。且看石更是如何从报社编辑起步,用二十八年时间,
《从未想当官的石更》石更石青山全文在线试读

第6章 我要当官

自从在彼此的身上尝到了甜头,并确定了关系以后,石更和俞凤琴就进入了一段疯狂的蜜月期,两个人几乎每天都要见面,即便是周末俞凤琴的丈夫回来,俞凤琴也会想方设法跑到石更那边抓紧时间痛快一下。

 

不过多数时候还是在俞凤琴家里办事,因为石更的单位离俞凤琴家很近,石更经常会过去吃午饭,偶尔晚上也会住下。

 

起初,两个人只是单纯的找寻肉体上的快乐,但随着对彼此了解的深入,精神交流也逐渐多了起来。

慢慢的,就产生了感情。

 

他们之间是真真正正的日久生情。

 

“有没有想过换一份工作,比如到政府机关工作?”俞凤琴夹了一筷子菜放到了石更的碗里。

 

石更摇头:“没有。

我现在这工作挺好的,而且干了才不到一年,为啥要换工作?再说想进官场谈何容易,我又没什么背景。”

 

“那如果要是能进官场,你愿意进吗?”

 

“不愿意。

我听说官场很凶险,没有能力,没有人脉,想混出来是很难的。

我从没想过进官场,对官场里的事也不感兴趣。

”石更狐疑地看着俞凤琴:“你怎么突然想起说这个来了?”

 

俞凤琴一脸认真地说道:“我觉得你挺适合官场的。”

 

石更惊讶地指着自己:“我适合官场?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我总觉得你是一个做大事的人,报社那种地方太小了,不是真正属于你的舞台。”

 

石更哈哈大笑:“你可拉倒吧,我能在报社混明白就不错了,还做大事呢。

不怕你笑话,我这个人没什么大志向,我就想过安安稳稳的日子,官场那种尔虞我诈,你争我夺的生活根本不适合我。”

 

俞凤琴不敢苟同石更的说法:“你又没在官场呆过,你怎么知道不适合?你知道权利在我们这个社会意味着什么吗?它意味着一切。

拥有了它,大到你可为人民服务,可以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

小到可以改善自己,改善亲朋好友的生活。

所以你不能只看官场的凶险一面,而不去看它好的一面。”

 

俞凤琴从不以貌取人,她看一个人,只看言行举止,看为人处世的细枝末节。

从认识石更到现在这将近三个月的时间里,俞凤琴通过观察了解,发现石更真的很适合混官场。

 

就拿石更与她第一次发生关系来说,初见她时石更的反应就很强烈,代表着对她很有兴趣,将她视为猎物。

虽然很想打她这个猎物,可石更并没有着急下手,而是通过让她给上药,以及上药过程中有意无意的占便宜进行试探和观察,看她的反应如何,是否排斥。

当确定她不排斥,并看出她内心的真正所想时,便果断下手,从而达成目的。

 

这一系列的举动充分表现出了石更的胆大心细敢想敢做步步为营不急不躁,而这些无一不是混官场所必须具备的素质。

 

再有,不知是不是和石更有这层关系的原故,俞凤琴真觉得石更非池中之物,而且这种感觉还非常强烈。

 

石更听了俞凤琴的话,脑海中突然闪现出两个人的身影,一个是沈叶叶,一个是张向远。

 

俞凤琴见石更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以为他动心了,便说道:“你好好想想吧,想好了跟我说一声,我或许可以帮你。”

 

石更看了俞凤琴一眼,什么都没有说,低头继续吃起了饭。

 

每到年底,各大单位都会搞一些评选,既是一种激励,同时也是变相给员工发福利。

石更他们单位也不例外,到了年底,也搞起了评选,石更是“优秀新人奖”候选人之一。

 

按照评选优秀新人奖的规定,只有入职一年以上,一年半以下的员工,才有资格入围。

虽然去年石更刚进入报社后就表现出色,但由于工作时间这一项不达标就没有入围。

今年石更刚好符合,而且跟其他候选人相比,他的优势很明显,对这个奖项可以说是势在必得。

 

其实荣誉倒是其次,石更最看重的是奖金。

得奖后,除了会给一张奖状,还会给一百块钱的奖金。

要知道他现在一个月的工资只有六十块钱,一百块钱都快相当于他两个月的工资了,他不动心是不可能的。

 

十二月的最后一个星期,吉宁日报社召开了年度工作总结大会,相关领导的依次讲话大家都是左耳听右耳冒,一个个全都是无精打采的。

 

等讲话全部结束后,开始颁奖的时候,所有人都来了精神,一个个坐的笔直,竖起耳朵,盯着主席台。

 

优秀新人奖第一个颁发,由副社长念入围名单,由社长念获选人并颁发奖状和奖金。

在念入围名单时,石更就已经做好站起身上台去领奖的准备了,并在脑海里过了一遍他早就想好的获奖感言。

 

“获奖的是,新闻部王强。

”社长说道。

 

石更刚要起身,听到念的不是他的名字,他瞬间就愣住了,嘴角上的笑容也随之凝固,并逐渐消失了。

 

石更身旁的同事也感到很诧异,目光全都集中在了石更的身上。

 

居然不是他?

 

石更眉头紧锁,百思不得其解。

 

他到报社这一年多的时间,成绩有目共睹,不仅他的顶头上司,编辑部主任何志国非常认可他的能力,就连社长看过他写的东西都夸他是报社近年来新进员工中最好的,可是他却没有得奖,他怎么想也想不明白。

 

会后,石更第一时间去了何志国的办公室,何志国早就想到石更会来找他了,他什么都没说,从抽屉里拿出一张奖状递给了石更。

 

石更接过一看,上面写着“优秀新人奖石更”,石更一头雾水:“这什么意思啊?”

 

“在评选的过程中,几乎所有评委都把票投给了你,这个奖状是三天前就准备好的。

但是在开会之前又临时改成了编辑部的王强。

”何志国语气中透着一股无奈。

 

“为什么?”

 

“王强的舅舅是省委宣传部的一个领导。”

 

石更把奖状放在了何志国的办公桌上,冷笑了一声。

 

何志国很好看,也很看重石更,他怕因为这件事得打击到石更日后的工作积极性,便安慰鼓励:“虽然最终得奖的人不是你,但桌子上的这张奖状是说明一切问题的。

你还年轻,到报社的时间也不长,只要你好好干,别说一个新人奖,到时你年年拿年度最佳也不是不可能的。

调整好心态,别让一件小事影响了工作和生活,知道吗?”

 

石更笑着点了点头:“我知道。

要是没事我就先出去了。”

 

从何志国的办公室出来,石更脸上的笑容便消失了,这件事对他还是有一定影响的,郁闷的心情一直持续到了春节。

 

春节是阖家欢乐,最高兴的节日,可自打石青山去世以后,春节却成了石更最难过的日子。

从小到大,他和石青山相依为命,虽然过年像其他人家那么热闹,但他从来都不是一个人。

石青山走了以后,他就彻底变成了孤家寡人。

平时还好一点,每逢佳节倍思亲,那种孤独感,那种想念之情,是拥有幸福美满家庭的人所根本无法体会的。

 

其实石青山去世后,每到春节,街坊邻居,包括关琼和方立斌,都会叫石更去家里过年,可石更从来都是婉拒,他总觉得大过年的,他一个外人过去不合适,所以他谁家都不去,就自己一个人在家呆着。

 

春节难过,不代表石更不过,打扫屋子买新衣服写春联挂灯笼包饺子炒菜做饭,石更一样都不会落。

他难过只是因为在这个举家团圆的节日没有亲人跟他一起过,仅此而已。

 

大年初四,石更参加了大学同学聚会。

班级里不管是在春阳的,还是在其他城市工作的,全都悉数参加,这也是他们大学毕业以后的第一次全员聚会。

 

石更和方立斌到饭店时,已经来不少人了,石更与之一一打招呼寒暄,同时眼睛四处找沈叶叶。

 

“叶叶已经来了,和朱娜去厕所了。

”对石更和沈叶叶一事了解的李小珍诡秘笑道。

 

石更冲她微微一笑,转身就出去了。

 

来到厕所门口等了半天,石更没有把沈叶叶和朱娜等出来,却把尿等出来了,赶紧进了男厕所方便。

 

出来的时候,正好沈叶叶和朱娜也从女厕出来了,石更没有马上过去打招呼,他灵机一动,打算吓一下两个人,就悄悄在她们后面跟着。

 

“你姐工作的事怎么样了?”朱娜挽着沈叶叶的胳膊问道。

 

“已经办完了,多亏了张向远,要不是他爸帮忙,调工作哪有那么容易啊。

”沈叶叶说道。

 

“张向远都开始让他爸出面帮忙办你家里的事了,看来张向远是真喜欢你呀。

”朱娜羡慕地说道。

 

沈叶叶脸上泛起了红晕,红晕之下是掩饰不住的幸福:“他对我是挺好的。”

 

“那你做好当副市长儿媳妇的准备了吗?”

 

“今年过年他是想去我家来着,可是我没让。

想娶我哪有那么容易,我得再考察考察他才是。

”沈叶叶娇嗔道。

 

“见好就得收,他可是副市长的儿子,长得那么精神,又是京天大学的高材生,得有多少姑娘想要嫁给他呀。

你要是不把她紧紧攥在手里,到时他变心跟别人好上了,你到时哭都找不到调。”

 

沈叶叶把朱娜的话听进了心里,她认为很有道理,确实不能把恋爱的阵线拉的太长了,不然真容易让煮熟的鸭子飞走。

 

朱娜忽然神秘兮兮地问道:“你跟我说实话,你们俩是不是已经那个了?”

 

沈叶叶没反应过来:“哪个呀?”

 

“就是……”朱娜趴在沈叶叶的耳边一说,沈叶叶的满脸通红。

 

“没有。

”沈叶叶否认道。

 

“真没有?”朱娜不太相信。

 

“真没有,你别问了,烦人。”

 

石更听了两个人的对话,心里就像外面的天气一样,冰凉冰凉的。

一个人在走廊里站了许久。

 

吃饭的时候,石更话很少,多数时间都在喝酒看沈叶叶,脑子里则像放电影一样,不断闪现沈叶叶与朱娜的对话,来来回回,一遍又一遍。

 

散场后,石更喝的已经走路直打晃了,送他回家的任务就落在了方立斌的身上。

 

“立斌,你说权利真的有那么好吗?”石更醉醺醺地问道。

 

方立斌不假思索道:“这还用说吗,当然好了。

十等人不都说了吗,一等公民是公仆,老婆孩子都享福。

别人不说,就说张向远吧,他爸要不是副市长,你觉得沈叶叶会跟他在一起吗?这就是权利的好处。

虽然我已经说过无数遍了,可作为好哥们,我还想再说一次,你就别再惦记沈叶叶了,你跟张向远没法比,他有一个好老子,你没有。”

 

石更一把甩开方立斌的胳膊,怒冲冲地说道:“靠老子算什么本事,有本事就靠自己。

我跟你说,我不会放弃沈叶叶的,我要跟张向远争到底!我要当官!”

 

方立斌怀疑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你要当什么?”

 

石更眼神决绝,掷地有声地说道:“我要当官!老子要当大官!”

 

说完,石更摇摇晃晃的扬长而去。

 

上一本:杜箬乔安明小说 《以心做囚》小说全文精彩阅读 下一本:免费小说废物千金的逆袭完整版在线阅读